• 让与矿山协同企业产业份额是否需报批(附合系案

    矿产

      矿山合伙企业全部财产份额的转让将导致原投资合伙人全部退出该企业,采矿许可证亦需要进行相应变更,转让协议应定性为采矿权转让合同。而采矿权的变更必须经由地质矿产主管部门的行政审批,故应按照采矿权转让的规定对转让合同效力进行审查。

      一、柳振金、马敏奎出资设立了大宏山煤矿(合伙企业),取得采矿权人为威宁县大宏山煤矿(柳振金)的采矿许可证。2011年,柳振金、马敏奎与肥矿光大公司签订《煤矿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由柳振金、马敏奎先将大宏山煤矿重组为有限公司,然后公司股权转让给肥矿光大公司,转让总价款10670万元。肥矿光大公司已依约支付了转让款共计4500万元,

      二、2014年,肥矿光大公司向贵州高院起诉称,在办理采矿权变更登记手续过程中,肥矿光大公司发现大宏山煤矿不具备采矿权转让的法定条件,合同目的无法实现,造成巨大经济损失。故请求判令:解除《煤矿股权转让协议》;柳振金、马敏奎返还肥矿光大公司已经支付的转让款4500万元,赔偿肥矿光大公司损失4000万元。

      三、贵州高院经审理认为,双方通过交接行为,已将案涉协议中股权转让的内容变更为合伙企业份额转让,案涉协议应当定性为采矿权转让协议。因本案当事人未办理审批手续,故案涉协议未生效。而案涉协议的解除系肥矿光大公司怠于履行案涉协议中约定的报批义务造成的。故判决:解除《煤矿股权转让协议》;柳振金、马敏奎返还肥矿光大公司已付转让款4500万元。

      四、肥矿光大公司不服贵州高院判决,上诉至最高法院,请求依法判决柳振金、马敏奎赔偿肥矿光大公司损失4000万元。最高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唐青林律师、李舒律师的专业律师团队办理和分析过大量本文涉及的法律问题,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关于本文讨论的这个问题,他们认为:

      本案值得关注的焦点是矿产合伙企业合伙人将全部财产份额对外转让,应按照采矿权转让的规定对转让合同的效力进行审查。具体理由是:一般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并没有行政审批的要求,但矿山合伙企业全部财产份额的转让将导致原投资合伙人全部退出该企业,原登记在矿山合伙企业名下的采矿许可证亦需要进行相应变更,而采矿权的变更必须经由地质矿产主管部门的行政审批。因此,在矿山合伙企业投资人转让其全部财产份额、采矿权主体发生变更的情况下,转让合同应定性为采矿权转让合同,应按照采矿权转让的规定对转让合同的效力进行审查。而本案双方当事人并未办理采矿权转让审批手续,故最高法院认定《煤矿股权转让协议》未生效。

      关于《煤矿股权转让协议》解除的问题。首先,由于地方政策变更,地质矿产主管部门已明确对该转让不予批准,受让人肥矿光大公司可以据此以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为由请求解除合同。其次,《煤矿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的报批义务人为肥矿光大公司,合同解除的主要原因是肥矿光大公司怠于履行报批义务,致使案涉采矿权由于政策调整已不能变更到自己名下,故肥矿光大公司因履行该协议产生的损失,应当由其自行承担。再者,肥矿光大公司在《煤矿股权转让协议》未报请地质矿产主管部门审批生效的情况下,即对煤矿进行投资,本身具有过错,而且在肥矿光大公司接管案涉煤矿后,柳振金、马敏奎已不能影响其投资行为,对肥矿光大公司主张的该部分损失并没有过错。因此,法院对肥矿光大公司诉请赔偿损失4000万元不予支持。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唐青林律师、李舒律师的专业律师团队办理和分析过大量本文涉及的法律问题,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大量办案同时还总结办案经验出版了《云亭法律实务书系》,本文摘自该书系。该书系的作者全部是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战斗在第一线的专业律师,具有深厚理论功底和丰富实践经验。该书系的选题和写作体例,均以实际发生的案例分析为主,力图从实践需要出发,为实践中经常遇到的疑难复杂法律问题,寻求最直接的解决方案。

      一、矿山合伙企业合伙人将合伙企业的全部财产份额对外转让,应当按照矿业权转让的审批程序报请地质矿产主管部门批准,否则转让合同属于未生效的合同。

      二、合同解除的损失应根据合同当事人的过错分担。因此合同解除后当事人请求对方赔偿损失,应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对方对造成己方损失存在过错。否则法院将不支持赔偿损失的请求。

      第六条第一款除按下列规定可以转让外,探矿权、采矿权不得转让:

      (一)探矿权人有权在划定的勘查作业区内进行规定的勘查作业,有权优先取得勘查作业区内矿产资源的采矿权。探矿权人在完成规定的最低勘查投入后,经依法批准,可以将探矿权转让他人。

      (二)已取得采矿权的矿山企业,因企业合并、分立,与他人合资、合作经营,或者因企业资产出售以及有其他变更企业资产产权的情形而需要变更采矿权主体的,经依法批准可以将采矿权转让他人采矿。

      第十条申请转让探矿权、采矿权的,审批管理机关应当自收到转让申请之日起40日内,作出准予转让或者不准转让的决定,并通知转让人和受让人。

      准予转让的,转让人和受让人应当自收到批准转让通知之日起60日内,到原发证机关办理变更登记手续;受让人按照国家规定缴纳有关费用后,领取勘查许可证或者采矿许可证,成为探矿权人或者采矿权人。

      第九条依照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合同应当办理批准手续,或者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才生效,在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当事人仍未办理批准手续的,或者仍未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合同未生效;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合同应当办理登记手续,但未规定登记后生效的,当事人未办理登记手续不影响合同的效力,合同标的物所有权及其他物权不能转移。

      合同法第七十七条第二款、第八十七条、第九十六条第二款所列合同变更、转让、解除等情形,依照前款规定处理。

      第九十七条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

      关于合同性质的认定,原则上应根据合同的名称予以判断,但如果合同名称与该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内容不一致的,则应以该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内容确定。除此之外,尚需考察签约双方的线日,柳振金、马敏奎作为转让方与肥矿光大公司作为受让方签订的《协议》,名称规范、明确,如该协议约定的权利义务内容与名称一致,则该协议即应定性为股权转让协议。经审查,尽管该协议约定转让的是股权,但由于大宏山煤矿属于合伙企业,并没有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作为投资人的柳振金、马敏奎转让的只能是大宏山煤矿的合伙财产份额,且属于全部转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的规定,合伙人有权向合伙人以外的人转让其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一般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并没有行政审批的要求,但案涉合伙企业属于矿山企业,而矿山合伙企业全部财产份额的转让将导致原投资合伙人全部退出该企业,原登记在“威宁县大宏山煤矿(柳振金)”名下的采矿许可证亦需要进行相应变更,而采矿权的变更必须经由地质矿产主管部门的行政审批。因此,在矿山合伙企业投资人转让其全部财产份额、采矿权主体发生变更的情况下,应按照采矿权转让的规定对案涉《协议》的效力进行审查。就此而言,一审判决将本案双方的交易定性为采矿权转让、双方之间的协议定性为采矿权转让合同并无不当。柳振金、马敏奎主张本案属于企业并购协议纠纷,采矿权变更只是企业并购协议履行项下的一个组成部分即附随义务的主张与上述事实和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案涉《协议》的效力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第六条第一款第二项关于“已取得采矿权的矿山企业,因企业合并、分立,与他人合资、合作经营,或者因企业资产出售以及有其他变更企业资产产权的情形而需要变更采矿权主体的,经依法批准可以将采矿权转让他人采矿”的规定,案涉采矿权的转让应报请地质矿产主管部门批准,未经批准不发生法律效力。鉴于本案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采矿权转让并未办理审批手续,一审判决根据《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第十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九条之规定,将案涉协议认定为未生效并无不当。

      采矿权转让合同尽管在未经地质矿产主管部门批准前未生效,但地质矿产主管部门对报批申请明确不予批准的情况下,受让人可以据此以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为由请求解除合同。本案中,贵州省国土资源厅针对肥矿光大公司提交的《关于是否审批同意煤矿采矿权转让的请示》,于2014年12月15日作出《关于威宁县草海镇大宏山煤矿采矿权转让相关事宜的复函》,明确“涉及煤矿采矿权的转让,我厅根据《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推进全省煤矿企业兼并重组工作的通知》(黔府办发电(2013)107号)的规定,按省能源局公示的名单和煤矿采矿许可证载明的现状,将煤矿采矿权过户到对应的兼并重组主体名下。即是只受理向兼并重组主体企业转让采矿权的申请”,而贵州省能源局公示的兼并重组主体名单中并没有肥矿光大公司。就此而言,案涉《协议》涉及的采矿权已经不能办理过户并登记到肥矿光大公司名下,肥矿光大公司以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为由请求解除案涉《协议》,一审判决予以支持并无不当。肥矿光大公司主张案涉《协议》解除的依据应是《协议》第九条第4项关于柳振金、马敏奎违约导致协议解除的规定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柳振金、马敏奎尽管不同意案涉《协议》的解除,亦不同意返还煤矿转让款4500万元,甚至要求继续履行案涉《协议》,但并未依法对一审判决提起上诉,故本院对柳振金、马敏奎的主张不予支持,对一审关于解除案涉《协议》并由柳振金、马敏奎返还肥矿光大公司已付煤矿转让款4500万元的判决予以维持。

      (三)关于一审判决未支持肥矿光大公司诉请柳振金、马敏奎赔偿损失4000万元是否有误的问题

      基于本案已查明的事实,2011年1月10日肥矿光大公司与柳振金、马敏奎签订的《协议》中明确约定“甲方(肥矿光大公司)负责办理《采矿权许可证》等丙方各类证照变更事宜,乙方(柳振金、马敏奎)应当及时根据需要提供证照及文件”;2011年1月15日柳振金、马敏奎即将涉及煤矿的证照及文件交付给肥矿光大公司;2011年3月10日双方签订的《补充协议》进一步明确“变更工商登记、采矿权转让手续等相关事宜,柳振金所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委托贵州肥矿光大能源有限公司行使和办理”。尽管案涉《协议》由于未经地质矿产主管部门批准未生效,但不影响《协议》和《补充协议》中关于当事人履行报批义务条款及因该报批义务而设定的相关条款的效力,因此上述《协议》和《补充协议》中关于采矿权报批、变更登记义务的条款合法有效,对双方当事人均有法律约束力。肥矿光大公司在协议签订并接管案涉煤矿后并未积极履行报批的约定义务,直至2014年12月25日才向贵州省国土资源厅提交了《关于是否审批同意煤矿采矿权转让的请示》,致使案涉采矿权由于政策调整已不能审批变更到自己名下,具有明显过错。一审判决认定“合同解除的主要原因是原告怠于履行《补充协议》约定的义务造成的,原告因履行该协议如果产生相应损失,该损失应当由其自行承担”,对肥矿光大公司诉请赔偿损失4000万元不予支持并无不当。此外,肥矿光大公司在案涉《协议》未报请地质矿产主管部门审批生效的情况下,即对煤矿进行投资,本身具有过错,而在肥矿光大公司接管案涉煤矿后,柳振金、马敏奎已不能影响其投资行为,对肥矿光大公司主张的该部分损失并没有过错,因此一审判决肥矿光大公司自担损失亦符合公平和诚实信用的法律原则。至于柳振金、马敏奎因肥矿光大公司解除案涉《协议》造成的损失,一审判决释明柳振金、马敏奎可以另行主张,对此本院不持异议。

      贵州肥矿光大能源有限公司与柳振金、马敏奎采矿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一终字第159号]。

    本站文章源于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让与矿山协同企业产业份额是否需报批(附合系案 矿产

    2019-11-26 19:45